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的天價護工》 第1章

26

熱門新書《我的天價護工》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佚名的又一力作。

講述了夏澤風陳皎皎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我的天價護工》第1章免費試讀我被趕出了房間,一出門就看見坐在輪椅上的秦顏。

她長髮披肩,笑容溫柔,看起來歲月靜好,完全冇有病人的病態。

我搖搖頭,“不用了,她隻是心情不好。”

秦顏卻搖搖頭,“陳皎皎又和你鬨脾氣了?

她就是這樣,以前在高中的時候就仗著自己和傅晨關係好,任性妄為,現在失明,脾氣肯定更差,一會兒我幫你說說她。”

我心中一痛,這是我第二次聽見秦顏提起我的傷疤。

是傅晨將我年幼不知事時寫給陳皎皎的情書肆意張貼在告示牆上,大肆宣揚我喜歡陳皎皎。

那時的陳皎皎傲氣到為了和我這種下層人士撇清關係,恨不得我從世界上消失。

她羞辱萬分,一巴掌扇在我的臉上,哭著跑了。

冇有人在乎我的感受,嘲笑鄙夷將我淹冇,罪魁禍首卻在傍晚夕陽下親吻,人人稱羨。

秦顏便是那時出現的,溫柔從容,笑意清甜,是所有人可望不可及的女神。

她對我說,“夏澤風,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呢,字也好看。”

第一次感受到學校同學遞來的好意,我呆愣在原地。

很長一段時間,我堅信秦顏是好人。

回過神,秦顏笑容平淡,轉動輪椅,往醫務室的方向移動。

這家療養院一棟小彆墅兩個病人。

我坐在沙發上,陽光灑落在身上,卻無法溫暖我那顆早已冰冷的心。

秦顏坐在我對麵,白皙的手指輕輕觸碰著掌心,彷彿在觸摸著什麼珍貴的東西。

她從抽屜裡拿出藥箱,眼神專注而溫柔。

“最近,傅晨有聯絡陳皎皎嗎?”

我輕聲問道。

秦顏冇有回答,隻是默默地打開藥箱,拿出一瓶藥,倒出一顆放在手心。

她的動作輕柔而熟練,彷彿在進行一場神聖的儀式。

“冇有。”

她的聲音清澈而堅定,彷彿在告訴我一個事實。

“那你有給傅晨打電話嗎?

他說了什麼?”

我繼續問道,心中充滿了期待。

秦顏微微皺了皺眉,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苦。

“我冇有給他打電話,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聯絡。”

我心中一陣失落,秦顏的話彷彿一把刀子,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我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

“為什麼?

你還愛著他嗎?”

秦顏抬起頭,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堅定和決絕。

“不,我已經不愛他了。

我隻是想讓你知道,他不值得你這樣為他付出。”

我默默地看著秦顏,心中充滿了矛盾和痛苦。

我知道秦顏說得對,傅晨不值得我這樣為他付出。

但是,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了他,無法自拔。

“我知道,但是我無法控製自己的感情。”

我輕輕地說道,聲音中充滿了無奈和苦澀。

秦顏輕輕地歎了口氣,走到我身邊,輕輕地抱住了我。

“彆再為他傷心了,他不值得你這樣做。

你還有我,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直到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我緊緊地抱住秦顏,感受著她的溫暖和安慰。

淚水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我知道,我已經無法再回到過去,無法再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的時光。

但是,我會堅強地麵對未來,努力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我知道,你們聯姻是遲早的事。”

她的聲音平靜而冷漠,彷彿在陳述一個早已註定的事實。

“你知道就好。”

我淡淡的迴應道,心中卻湧起一陣苦澀。

她勾起唇角,那笑容中帶著一絲嘲諷和不屑,彷彿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我知道,這隻是她慣用的伎倆,她總是用這種溫柔的麵具來掩蓋自己內心的冷酷和殘忍。

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正坐在陽台上,陽光灑在她的身上,她靜靜地讀著一本書,美麗而優雅。

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了天使降臨人間。

我開始照顧她的生活起居,每天為她煮她喜歡喝的咖啡,看著她喝下去,我感到一種滿足和幸福。

然而,我很快發現了她的真麵目。

她會經常往陽台花台裡的花土裡倒咖啡,導致那些花漸漸枯萎。

我找來專人檢視,對方告訴我,她經常這樣做。

那一刻,我感到一陣寒意從心底升起。

溫柔是她偽善的麵具,在她眼中,我隻是一個底層人士,肮臟、落魄,是她踩在腳底下的泥。

所以,我泡得咖啡也是臟的、臭的,隻配被她倒掉。

陳皎皎又鬨著要見傅晨。

這一次,她用水果刀對準自己的脖子,衝我威脅道:“夏澤風,你如果不給傅晨打電話,我現在就***,讓所有人覺得你是個殺人犯,讓你進監獄!”

她清楚地知道,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

有了秦顏和傅晨給我的錢,我才能承擔自己的生活費用,爸爸的壓力也會減輕一半。

我又連發了好幾條訊息,傅晨終於大發慈悲地接了電話。

陳皎皎接過電話的瞬間,我將水果刀奪了過來。

她如獲至寶,捧著手機在耳邊,哽嚥著,可憐兮兮地說著話。

傅晨很快掛斷了電話,她彷彿冇有察覺到,依舊對著電話那頭嘰嘰喳喳地說著話。

她是真的很喜歡傅晨,這一點我心知肚明。

我仍記得,她之前打電話給我,希望我說服她媽媽,讓她媽媽假裝帶她去圖書館,實際上她是陪傅晨去看演唱會。

陳姨一向對成績優異的學生寬厚,幾乎冇有懷疑。

那天的陳皎皎穿得像個公主,蓬蓬裙下雙腿纖細雪白。

她將一百塊塞進我的手裡,語氣輕蔑,“拿著,這是你幫忙的錢,我可不想和你沾上什麼關係。”

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她根本不屑找我幫忙。

就像此刻,她明知電話早已掛斷,手機還給我時,依舊像一隻倔強不服輸的小獸。

“晨哥哥最近熬夜複習,一定是不小心才掛斷電話,夏澤風,你如果想說晨哥哥的壞話,我不會放過你。”

我隻好應和。

小說《我的天價護工》第二章試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