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如懿傳:嬿婉如春》 第12章

26

主角是魏嬿婉進忠的《如懿傳:嬿婉如春》,是作者“巫巫巫梅”的作品,主要講述了:...《如懿傳:嬿婉如春》第12章免費試讀

嬿婉點了點頭,也是,她抱著要舒嬪得知如懿和皇上冷血冷情的麵目的打算,若是能有個同病相憐的秘密,也算是合理。

畢竟舒嬪對皇上是一見鐘情,而且也是有些反感她這種“為了榮華富貴拋棄愛情”的女人。

要以何種藉口來接近舒嬪呢?

嬿婉有許些可憐她,愛得深情,不顧太後的命令,隻想著皇上能開心,可她冇想到自己的愛人竟是如此的防備她,她的知己好友也是高高在上的觀察她的愛,並且藉此對比來自己和皇上的愛沾沾自喜。

是不是在得知舒嬪被皇上下令喝避子藥,她內心的想法是,皇上就不會這樣對我,而感到淡淡的愉悅呢?

隻是這次不能是偷了舒嬪的坐胎藥去喝的,得有個更正麵的理由纔好,譬如,同舒嬪交好,所以也得了這個方子。

想要親自撫育女兒,那麼就要有更大的把握才行,她不能再任由女兒被人奪走,又不好好教育,成為彆人利用的棋子,傷害她的工具。

嬿婉想了想,決定還是從葉赫那拉·意歡的喜好下手,她生長於諸暨,和嫻貴妃一樣喜愛梅花。

曾經嬿婉試圖向如懿賣好時,也順帶著和意歡有些交集,不過意歡常是淡淡的,不與人過於客套,倒像是寒香見。

嬿婉想著,若是兩個人能相識,或許會是真正的知己好友吧。

意歡最珍視的就是皇上的心意,也喜愛《相見歡》,這是她初見皇上時兩個人提起過的。愛吃諸暨產的西施舌。

嬿婉回憶著進忠的話,他跟在弘曆身邊久了,也瞭解一些後妃的喜好,尤其是這樣一個滿心是陛下的人,心思更是明顯。

現在是冬天,禦花園的梅花開著,舒嬪閒暇時常會欣賞,嬿婉便空閒時就去那候著。

自她侍寢後,還未和意歡正式說過話,也不知如懿是否和意歡提起她這個愛慕虛榮之人,不過近日痘疫事務繁雜,想必嫻貴妃開口的概率不大。

嬿婉身披一個紫色大氅,這是進忠不知從哪找到的,上麵繡著金邊百合。

嬿婉摸著上頭的絨毛,雖然看起來樸素些,但即使在室外也暖烘烘的,是稀缺的好東西,難為進忠,找到這麼個符合她答應分內的物件。

進忠親手將這大氅交給她,還硬要她試一試,看著嬿婉撫摸外袍,麵上浮現喜色,進忠心裡得到肯定,因為她喜歡。

百合,百年好合,進忠這傢夥的心思,嬿婉猜的真真的。

穿上時,進忠從懷中摸出一個精緻的紅寶石戒指,璀璨流螢,毫無瑕疵,比嬿婉從前與淩雲徹暗淡的定情信物華貴千倍萬倍。

進忠一手拉起嬿婉的手,將戒指小心的套在她的手指上,生怕給人弄疼了。

嬿婉抬起手來欣賞,之前那枚戒指的構造倒是讓他學了個十成十,下麵刻了一隻燕子,和一個微小的“心”字。

進忠拖著嬿婉抬高的手,將臉貼到嬿婉手心,直勾勾得盯著她,“炩主兒,這燕子是您,旁邊這心是進忠的忠心,也是奴才的真心。”

進忠有些緊張的觀察嬿婉的反應,他知道淩雲徹在嬿婉昔日心中的分量,如今雖然已經被嬿婉厭棄,但若是仍未放下,進忠也願暫時收著這枚戒指,留著以後再給她。

嬿婉看著進忠略緊張的表情,忍不住燦爛一笑,她挑了挑眉,湊近進忠的臉,神情愈發無辜,

“進忠公公。”這四個字讓她念得千迴百轉。

進忠的心也被她揉捏得不成樣子,隻覺得心臟狂跳,頭顱好像充了血一般,未喝酒便有些醉了。

“我收下了。”嬿婉鄭重的給出答覆。

進忠內心狂喜,太陽穴都微微鼓起了青筋,他唇湊近自己拉住的這隻手,在手背上虔誠的親吻。

嬿婉身在禦花園,回憶起這場景突然覺得手背處都發熱,她揉捏了兩下,又摩挲著手上的紅寶石戒指。

“魏答應?”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意歡。

嬿婉轉身,向她行禮,“舒嬪娘娘。”

意歡一身淡綠色,很是出塵,她望著盛開的梅花,又看著嬿婉,有些驚喜的問她,“魏答應也喜歡梅花?”

嬿婉落落大方的搖頭,柔聲道,“梅花高潔,隻是非臣妾所愛,臣妾更喜歡百合。”

說到百合,嬿婉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外袍上的花紋。

舒嬪順著她的動作看過去,微微笑了,“是了,魏答應大氅上繡的便是百合。”她本以為嬿婉要迎合她的喜好,說最愛梅花,那身上所穿得繡的又是百合,豈不是趨炎附勢。

嬿婉利落的拒絕,倒讓意歡覺得她脫俗些,不似她之前聽到的傳聞,是一宮女攀龍附鳳,諂媚皇上。

意歡心下對嬿婉多了幾分好感,麵上的笑容也稍熱情了著,“那魏答應怎麼在這,近來痘疫時興,大家都不常出門,生怕染了病。”

嬿婉偏頭看著盛開旺盛的梅花,遠遠望去像火雲一樣,簇擁著,十分美麗。

“臣妾是覺得,既然現在少有人出門,那麼自然是冇什麼人有心思來禦花園欣賞,若是讓梅花盛開而無觀眾,豈不辜負這番雅緻。”

嬿婉伸出手,怕著指甲將嬌嫩的花朵戳出痕跡,小心翼翼的伸了手摸了摸,又望著意歡仰臉一笑。

嬿婉容貌嬌豔,展露笑容之時真真如盛開的豔麗之花一樣,在紅梅雪地之中,甚是好看。

意歡瞧見這一幕,心中陡然產生了幾分想要交往的念頭,一是這笑容恰如紅梅盛開。

二是嬿婉顧惜花朵,小心觸碰。這就能看出,她是個愛花之人。

意歡眼裡有幾分欣賞,她微微頷首,“我倒是覺得娘娘來、娘娘去的,好無意思,不如直接叫名字來的親切,你就叫我意歡即可。”

嬿婉笑容更盛,這就意味著她已經被意歡初步認可,她二人前生並無仇怨,隻是嬿婉複仇時錯傷了她,今生自然是要補上。

“意歡,真是一個美麗的名字。”嬿婉看著她,誠懇的誇讚,“就叫我嬿婉吧。”

意歡點點頭,“嬿婉,我還有事,有空多來儲秀宮坐坐。”

嬿婉點點頭,在紅梅簇擁之中,看著意歡離去的背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