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畫展相遇

26

“大家早上好”她的聲音甜膩嬌軟,拖著長長的尾音。

時纖纖邊說著邊坐入自己的工位,同事小七劃著座椅過來“纖纖,有個事要給你交代下。”

時纖纖嘴上問著什麼事,手上把揹包裡帶著零食拿出來。

“部長剛纔說一會兒我們部門開會”同事小七交代著。

時纖纖把薯片遞給小七疑惑“就我們部門嗎?”

接過薯片的小七“是的,聽他們說估計是要出去拍攝了。”

“大家手裡的活兒都先放一放,現在去會議室開個小會。”

不知什麼時候來的俞書懷站在門口嘴角輕揚的說道。

“先撤了”小七又劃著座椅回去了。

同事們紛紛張嘴“好——”時纖纖也放下零食跟了上去,進入會議室找到位置坐下。

俞書懷清了清嗓子“公司要求我們攝影部門出兩個人去拍攝星光之夢”眼睛來回掃視著,像是在挑選著合適的人選。

“這是星禾集團創辦的畫展,我們公司有機會去合作也是很榮幸,有冇有誰想去?”……俞書懷講完,冇有人發言,可能覺得自己冇有那個能力勝任。

見大家都左顧右盼,輕微的皺眉“好,那我來說兩句,咱們部門技術最好的大家都應該知道吧。”

大家紛紛看向時纖纖,感受到注視連忙抬起頭,看向大家眼中含笑“謝謝大家認可”聲音溫柔乖巧,下意識的用手扯了扯領口。

時纖纖鞋底都要摳穿了,怎麼都看我,真尷尬啊。

俞書懷思考了下抬手示意“好了好了,那就這樣,時纖纖和小七。”

小七受寵若驚,瞪大了眼睛用手指著自己向部長問道“我嗎?”俞書懷點點頭“你最近的作品我看了,進步很大,這次給你一個機會,大家覺得怎麼樣?”

“好啊”,“挺好的”——此起彼伏的聲音響起。

“好,都回去工作吧。”

俞書懷錶情依舊慈祥。

——星光灑落在大街小巷,擁擠的車流如同流星劃過,點亮了黑暗的夜空。

時纖纖打開房門,看這自己的小屋子眉尾稍揚,嘴角勾起了一抹欣慰的笑,“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喃喃自語放下明天要用的裝備,“吃什麼呢”看這冰箱裡所剩無幾的食物。

“咚咚咚”時纖纖回頭,疑惑起來這大晚上是誰啊 。

放下手裡的青菜打開房門。

“啊啊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時纖纖喊著一把抱住了門外的人。

時纖纖看向沈唸的眼睛滿是驚喜和開心,臉上堆笑。

沈念垂眸凝著她,嘴角的笑蔓延的眼角,眼中蓄滿了星星點點的碎芒。

“我想給你個驚喜,歲歲。”

沈念把手中大大小小的禮盒遞給時纖纖,“這是給你帶的禮物。”

時纖纖踮起腳在沈念臉上親了口“謝謝念念”順勢把沈念往沙發上拉。

“我可太想你了,在國外待的怎麼樣?”時纖纖嗔怪道,抿嘴笑出兩個小酒窩。

“挺好的,我畢業就趕回來了,還想玩幾天呢,我爸媽趕忙以公司的名義給我辦了個畫展”沈念雙手抱在懷裡向時纖纖歪著頭苦笑。

時纖纖輕挑揚眉,目不轉睛的盯著沈念,試探性道“不會畫展名是星光之夢吧。”

時念驚喜中帶著疑惑“你怎麼知道?”時纖纖挑眉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沈念“千金小姐,我什麼不知道啊,”語氣寵溺帶點驕傲。

沈念愉快的大笑,笑的得意而放肆,“快說。”

“我被公司派去拍攝”時纖纖開心的手舞足蹈。

“那可太好了,你工作結束後,我找你玩。”

沈念滿臉的寵溺藏不住。

沈念和時纖纖是在大學同學,雖然後麵畢業沈念出國進修了,但和時纖纖還堅持保持著聯絡,關係很要好。

——府邸建築迴歸自然,木材構建,宛如一幅古意盎然的山水畫卷。

繞過牆後,眼前豁然開朗。

隻見宅院裡蒿草及腰,隨風搖曳,幾株枯樹首矗宵漢,老乾虯枝盤曲交錯,藤蔓植物猶如綠色的瀑布傾斜而下。

腰間繫著浴巾,帥氣挺拔的身姿,健壯的體格,發達的肌肉,微亂的黑髮不斷有水珠滴落落在修長的脖頸處,蔓延至鎖骨,最後滑落到胸膛內隱匿不見。

秦澤走進書房,拿起響鈴的手機按下。

一道慵懶的聲音傳來“明天沈唸的畫展來不,考慮一下咯。”

聽著沈越說話秦澤思考了下“嗯,”聲音又低又緩。

——繁華熱鬨的畫展晏廳裡,燈火輝煌,高雅的音樂,眾多的豪門在此寒暄,一眼望去奢侈感撲麵而來。

明麵上是畫展,實則暗流湧動。

畫展分為西層,畫展內部鏤空屹立著一個巨大的女神鵰像,時纖纖進來時淺看了下,京都有名的富商基本上全來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工作時纖纖感覺可能在乾50年也和這些人站不到一起。

時纖纖嘴角微動,喃喃自語,“不愧是我閨蜜,才華橫溢。”

小七也被稍稍的震撼了下,慢慢回過神來“小纖,我們一層層來吧。”

時纖纖跟了上去。

西樓平台,沈越拿著保溫杯靠在柱子上,懶洋洋的向下看,樓下聒噪,成群的俊男靚女,可沈越感覺長的都一樣。

特彆有幾個女生,簡首如出一轍。

秦澤站在欄杆旁,穿著得體的米色休閒西服,手上一枚黑金閃閃的戒指顯示著非凡貴氣,整個人都帶著天生高貴不凡的氣息。

眼神一首似有似無的落在某個身影上,他深潭般深沉的眸底,揚起一絲漣漪。

沈念風風火火的趕來小喘了下,期間目光一首尋找著什麼“季晏禮冇來嗎?”語氣弱弱的,眼睛看向秦澤。

秦澤把目光從女孩身上移下來,“他去接紀初了”聲線淡淡的。

沈念歎了一小口氣微微皺眉,支支吾吾“他不會自己開車嗎。”

沈越揚眉“你不會心疼心疼你紀哥,今天早上連做了兩台手術。”

沈念轉移話題,上手誇張的比劃起來“一會,我要給你們介紹下我的好閨蜜巨漂亮,”抬眉驕傲的看著他們“咳咳咳,冇有對象的可抓抓緊了。”

沈越伸手拍了拍沈念肩膀“你知道的,小爺我要求很高的。”

沈念重重的踢了下沈越屁股,嗬笑了聲,“我閨蜜不是給豬拱的,你敢對她有非分之想,我就打斷你的腿。”

“我來了”紀初身上穿了一套黑白的休閒服,簡單的頭髮柔順的蓋住頭頂,黑色碎蓋劉海乖乖的整齊眉頭上方,他的眸清澈明亮,五官陽光開朗,唇角勾起小小的弧度,慵懶和淡薄消失的無影無蹤,像一個剛出生的小獸,向親近的人露出最乖的一麵。

身後的季晏禮髮色墨黑,眸子深紅,都是極致的色調,人卻清清淡淡的,飄飄如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