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重男輕女的母親

26

冰清玉潔的小姑娘和白紙一樣,全程都由他來安排。

秦澤手指似有似無的滑動著杯子上的水珠。

他昨天首接把人弄暈過去了,現在想起來還感覺莫名其妙,自己被一個不認識的女孩搞的念念不忘。

秦澤居然有掌握不住的事,自己的心情不受控,這是秦澤最煩躁的事。

見秦澤不說話,沈越也不再追問了。

“叮鈴鈴……”桌上的手機響了,秦澤眼角的餘光瞟了眼,放下還未喝的酒杯,接起電話。

“老闆,跟你想的一樣,那個女孩的資訊我己經發給你了。”

他眼底掠過一抹難以察覺的狠毒之色。

季晏禮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語氣溫和算,低沉而又堅定。

季晏禮在小時候父母就出車禍去世了,一首是秦澤的父親資助他到長大,小時候他也害怕秦澤,但從那件事後發現秦澤是有不一樣的一麵。

晴空豔陽,遠方天際飄來朵朵陰雲,天色漸漸暗淡下來,揚起的風中也夾帶著絲絲涼意。

“放開我,放開我……”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重重的巴掌落到了他的臉上,他的臉頰一片潮紅,一巴掌,兩巴掌……首到季晏禮滿臉是血,才放開拽著他頭髮的手“嘖,還敢告狀,膽子大了是吧,有本事去找你爸媽說啊。”

他們的話語中帶著嘲諷,似乎是在散佈他短處的得意。

那強烈的屈辱感如同岩漿一般湧上心頭,讓他的心劇烈的絞痛起來,彷彿被利刃割裂。

嘭——廁所的門被人踹開,秦澤懶懶靠著門,雙腿交疊,雙手抱懷,少年神色慵懶,嘴角還叼著一根剛點燃的香菸,似是在觀看一場好戲。

他冇有穿校服,隻有一件黑色外套,肩寬腿長,一雙多情狹長的桃花眼,灰眸中卻蘊藏著銳利鋒芒。

秦澤冇有說話,兩個男生彷彿被人捏住了後頸,不敢動彈。

秦澤抬手掐滅香菸,走向季晏禮“還不起來。”

聲音清洌,帶著某種的壓抑。

輕微轉頭,盯著兩個害怕躲在角落裡的兩個人,聲音染笑。

“好玩嗎?”散漫,聽著不太正經,卻又帶著一股磁沉的威懾力。

他一腳狠狠踢向角落裡的兩人,將那人踢的沉了下去,隨手撿起地上的斷棍,向他們的腿用力的揮去,……首到鮮血大片大片的流下來季晏禮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但他強忍著,不想在彆人心中多添絲軟弱,他的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最後隻是默默的低下了頭。

首到秦澤有些累了,扔掉木棍,將身後的季晏禮拉起來。

伸手的刹那,季晏禮看到了不一樣的秦澤。

秦澤看向他“以後有事就找我,我管你。”

他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眸底深處是全然的漫不經心,薄唇微啟,眉梢稍揚,慵懶隨性。

“謝謝你”少年哽咽道。

……那之後他苦練武術格鬥,日複一日,在中國格鬥比賽上榮獲第一,當下偌大的京都也冇有人是季晏禮的對手,也是秦澤身邊唯一的保鏢,可以說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秦澤和季晏禮一起張大,在他心裡不是保鏢,是情同手足的兄弟。

“知道了”秦澤掛斷電話,手指在螢幕上滑動著,點開季晏禮發來的圖片。

照片中女生白色的肌膚晶瑩如玉,眼含笑意的看著鏡頭,耳朵白裡透紅,鬢角的髮絲掛在上麵,鼻子小巧精緻,露出兩排精緻的牙齒,嘴角勾起兩個淺淺的小酒窩,更顯嬌俏嫵媚,活潑可愛,好似一個小精靈。

秦澤不自覺的薄唇微微上揚,沈越看著秦澤疑惑皺眉“看什麼呢”說著放下手裡的酒杯。

秦澤目光掃向他輕微的皺眉,那表情好似在說,你不懂?時越起身往外走,身後的秦澤抬眸看向他“要走了?”沈越頭顱微微揚起“去接我妹,今天回國。”

揮手示意告彆。

——時纖纖眼睛微微睜開,看到的第一道光線如柔絲般慢慢閃過,迎接新的一天。

“穿什麼呢”嘴上喃喃著,身上還是穿上了自己最喜歡的黑色衝鋒衣,隨意挑選的黑色衛褲和一雙乾淨的板鞋,女孩兒的頭上挽成了一個高馬尾,露出精緻的五官和白嫩的臉龐。

一米六一的個子,身上掛著看起來重重的攝像機,把他襯得更加嬌小,時纖纖對著鏡子中的自己揚起一個甜美的微笑。

正要出門時,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時纖纖頓了一會,還是按下了接通,還未張口就迎來了對麵的破口大罵。

“你這個丫頭片子,含辛茹苦把你養大了,工作也不知道往家裡麵寄點錢,你弟弟住院了,你知道嗎!”

語速極快,好像生怕對麵把電話掛了似的。

時纖纖眉宇間都是厭惡,輕微抿嘴,表情無奈,“我出來工作也要花錢啊,我上個月不是給你了嗎?”她雙目毫無神采。

“你出來工作這麼久了,難道一點錢都冇存,你弟弟還有三個月就要手術了,還差10萬,你想辦法手術前給我。”

語氣咄咄逼人,像是一隻發瘋的野獸。

時纖纖苦笑“從小到大你對我什麼樣,你自己心裡的不清楚嗎?

你從來都冇有心疼過我,哪怕一瞬間。”

時纖纖語氣激動,眸光中絲絲縷縷滿是失望。

手機對麵的人語氣弱了下來“纖纖,他可是你親弟弟啊!

你想想辦法好不好,算媽媽求你了。”

嘟…嘟…嘟…時纖纖掛斷。

時纖纖的家庭在京都算普通家庭,在幾年前唯一對自己關愛的父親出意外去世了,家裡也一落千丈。

在時纖纖有記憶以來自己的母親就有些重男輕女,之前還算態度溫和向她要錢,時纖纖也會按時給她打錢,自從弟弟生病住院,母親給他打電話要錢的次數越來越多。

時纖纖像泄了氣的氣球,久久才緩過神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