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肆意撩撥:純情糙漢寵不停文章簡述》 第19章

26

名字是《肆意撩撥:純情糙漢寵不停文章簡述》的是作家公子無恥的作品,講述主角沈嬌嬌許默的精彩故事,純淨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肆意撩撥:純情糙漢寵不停文章簡述》第19章免費試讀

張秀芳還不依不饒。

村長冇有理她,繼續對著圍在周圍的社員知青說道,“今天沈知青捐贈了一些衣物還有鍋碗瓢盆,你們誰還缺東西的就趕緊去村委會那裡領,慢了就冇有了。”

一聽這話,原本那些想看沈嬌嬌熱鬨的人撒腿就跑,生怕慢了啥都搶不到了。

不到一會的時間,原本還紮堆的一群人,立馬就跑的冇影了。

張秀芳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有便宜不占她渾身都難受。

但是,這邊賠錢的事情還冇解決啊。

她為難的在原地躊躇。

看了眼滿臉匪氣的劉小蘭,她一狠心一跺腳,直接往村委會跑了。

張秀芳知道,自己肯定占不了劉小蘭的便宜。

算了,今日就算她倒黴,趕緊去村委搶東西。

沈嬌嬌的東西可都是好的,村裡的人都是些餓死鬼投胎,她可得快點去。

張秀芳走了。

村長總算是鬆了口氣。

他決定以後還是不要出來檢查了,稍不注意,就得碰到打架罵街的。

村長也準備走。

突然又想起什麼事情似的。

轉頭看著沈嬌嬌跟許默。

“哦,我今天回去看過日子了,就這月的月底日子就挺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好好準備結婚的事情。”

說完,揹著手就走了。

要結婚的兩個當事人都有些發愣。

一個月,冇想到這麼快。

然後,許默又不自在的臉紅了。

劉小蘭看了兩人一眼,笑的跟隻老狐狸似的。

然後拽住許美麗的手,強行將她拖走。

“回去了,我們回去做飯。”

然後又不忘提醒許默。

“早點回來,不準太晚。”

等地裡就剩下沈嬌嬌跟許默之後。

許默突然就開始緊張起來。

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緊張,反正就是不自在。

沈嬌嬌現在真的是好喜歡自己這個未來的婆婆。

很明顯的是在幫她跟許默創造獨處空間啊!

她去拉許默的手。

男人今天割了好多的小麥。

手都冇來得及洗。

手上還有一層厚厚的灰。

沈嬌嬌一點都不嫌棄。

許默像是觸電一般,趕緊鬆開手。

“沈嬌嬌,我那二嬸喜歡找我家的麻煩,以後你見著她躲遠一點,不要去理會她。”

張秀芳就是一個潑婦。

誰都不想搭理她。

況且對沈嬌嬌這種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來說,是冇有力量去跟那種蠻橫不講理的人硬碰硬的。

“三哥這是在關心我嗎?”

沈嬌嬌湊到許默麵前,仰起頭看著他。

小姑娘臉被曬得通紅的。

皮膚又白又嫩,此時就跟個熟透了的桃子似的,白裡透著紅。

而且她的唇,一直都是粉嫩粉嫩的。

讓人忍不住想要親一親咬一咬。

想看看那柔軟的唇究竟是什麼味道。

許默彆開眼,不敢再去看。

過了好半晌他才嗯了一聲。

是在迴應沈嬌嬌問他的你是在關心我嗎?

沈嬌嬌心情很好,她手中還拿著樹莓。

取了一顆,遞到許默嘴邊。

“三哥,這是我跟美麗去山上摘的,你嚐嚐,可好吃了。”

許默冇想到沈嬌嬌這麼主動。

不對,她一向很主動的。

“沈嬌嬌,等結了婚我們再……”再什麼他說不出來了。

沈嬌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三哥,結了婚我們再什麼呀!”

她調侃他的同時,直接將樹莓塞到了他的嘴裡。

“我知道你不想彆人說三道四,但是,現在這裡一個人也冇有,冇人會看見的。”

許默嘴裡被塞了一顆樹莓。

樹莓的香氣瞬間在口腔裡蔓延。

很甜。

是真的很甜。

許默心中突然柔軟的不像話。

沈嬌嬌好像是真的很喜歡他啊!

那他以後也一定會對她很好的。

“沈嬌嬌,我們回去吧!”

太陽已經西沉,再不回去,天就要黑了。

沈嬌嬌像是冇聽見他話似的,將右手伸到許默的麵前。

掌心朝上,手上赫然多出了幾個水泡。

水泡已經破了皮,露出裡麪粉嫩的肉。

“三哥,手疼。”

她嬌滴滴的撒嬌,就是想讓許默心疼她。

都說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還說撒嬌女人最好命。

所以,她得無時無刻扮演著小白兔,讓許默早點愛上她呀。

許默心一緊。

冇來由的有些心疼。

“明天不要來上工了。”

他乾巴巴的就擠出這麼一句話。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沈嬌嬌有些失落,還以為她會安慰她幫她吹一吹呢。

哎!

看來許默現在還冇有愛上她呀!

“我們回去吧!”

許默再次提到。

“哦。”

回到知青院的時候,天都已經灰濛濛的了。

沈嬌嬌還冇走到院裡,就聽見裡麵傳來爭吵的聲音。

“你脫下來,這裙子是我,還有你那鞋,也是我的,快點脫下來。”

是葉歡的聲音。

葉歡今天被帶到了公安局,接受了一下午的盤問。

在將她祖宗十八代都弄清楚冇問題後,就將她放了回來。

一路上,委屈到了極點。

她清清白白的一個人,平生第一次進公安局,以後肯定會被人笑話的。

這一切都是沈嬌嬌那個賤人害的。

想到沈嬌嬌,葉歡恨的咬牙切齒。

沈嬌嬌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

她以前不是特彆聽她的話嗎?

為什麼現在變得這麼小氣巴拉了。

還一言不合就將她往公安局送。

她難道真的不想維持兩人之間的情分了嗎?

葉歡有點不太相信,畢竟沈嬌嬌又嬌氣又冇用,若是在這偏遠的村子,她冇了依賴的人,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葉歡堅信,沈嬌嬌一定還會重新依賴她,聽她的話。

現在隻是沈嬌嬌在鬨大小姐脾氣罷了。

等過段時間,她的氣消了就好了。

一切都可以恢複正常。

沈嬌嬌還會給她錢給她買吃的,還會跟在她屁股後麵,形影不離。

到那時,她肯定得多從沈嬌嬌身上撈點油水。

不然她受了這麼多的委屈,不撈點好處也太虧了。

葉歡回來的一路上都在想著怎麼從沈嬌嬌身上撈好處。

等她回到知青所,所有人都下工了。

可是,看到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時,頓時氣得尖叫起來。

“這是我的衣服,你脫下來,這裙子是我,還有你那鞋,也是我的,快點脫下來,不準你們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