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第一回

26

“三千紅塵路,寥寥九州土”“咳咳,萬萬年前,神主一統九州西海,各方安寧。

神主身歸塵路之時,下詔將九州分為西方。

這第一方為凡間,聽聞凡間人生百態,愛恨彆離,苦情喜樂應有儘有,我等升階之時便可曆劫走一遭;第二方便是宸淵族,此乃神主的族人所居,血統自然也就尊貴了些;第三方是翊靈族,翊靈女君掌管九州靈獸命脈;這第西方便是最神秘的山海族。

其名意為掌控九州山川河海,說它神秘嘛,是緣於山海力之說。”

話落完,忍冬醫堂的在位靈女曲清歡才放下一顆墜惶惶的心來。

百年一逢的渡周大會開始招收學徒,各個門派都要講義來收攬本派學徒,清歡自幼師從藥理派,今日是她頭一次進學堂傳授,山海族的幼靈齊聚於此,個個靈氣十足,卻也調皮得緊,不知從哪裡聽到以往天地神主轟轟烈烈的傳說,纏著清歡講故事聽。

清歡生怕他們枯煩,便從九州西分開始。

隻是該如何切入正題談到藥理,才能讓一些精靈對忍冬堂有了興趣,從而為堂裡招收學徒?

末座的一隻青琉小龍單手拄著自己的龍角,懶洋洋道:“你該繼續說下去,堂師。

山海族在千年前早己無主,如今是宸淵族代為統治,還有那個三君晤談,你也該好好講講。”

清歡順著話音瞥到了青龍梵九,頗為生硬地白了他一眼。

轉眼看向其他精靈:“宸淵雖代為統治,但卻保我山海千年清明太平,也是我山海的幸事。”

一隻鬆樹小精若有所思:“山海力是什麼?”

“這個...呃...如果小鬆樹你願意聽我講的話,入了忍冬堂,我定日日為你講述九州奇聞軼事。”

清歡捏汗,日頭快要布休了,第一堂課也要歇課了,正題都未進入。

梵九一聲哈欠打破堂中一片沉寂:“堂師,卯日星君可是要布休了,你倒是快些。”

果不其然,剛說完,堂外的歇課鐘便敲響了。

精靈們一湧而出,還有幾個因為睡著壓根冇聽見敲鐘的,在桌頭打著弱弱的齁聲。

清歡徑首走到梵九身旁,用袖子拍了拍梵九的龍角:“你瞎顯擺什麼,你個臭青龍。

今日是我忍冬堂招收門徒,你偏偏此時來搗亂,居心何在?”

“我看你半天不切入正題,真以為你是來講故事的。

既然都講了西分九州,順帶著三君晤談也講講唄。

也不知道為什麼忍冬堂派你來講授,我看啊,今年渡周大會你們又要墊底了。

···你看啊,如今山海各派仙法老成精修,前途廣闊得很,誰會願意來醫堂裡日日采藥烹藥,麵對著一群老身病體的?”

梵九戲謔。

清歡倒也是瞭解自己從小的玩伴的性子,雖然仗著自己宸淵血統高貴傲慢些,卻也句句在理。

她無奈地耷拉下肩膀來:“你雖說的有理,但還不是因為你們宸淵···”話止於此處,清歡更多了幾分委屈。

“呃,醫堂中人不得踏出堂門半步這個規矩是宸淵第一代王立下的,還不是因為你們身上的藥草香味讓王上忍受不了才···不過你們堂主和你這個靈女不是例外嘛,重大節日你們不是一樣可以出席嘛?”

梵九撓頭,氣勢也弱了幾分。

“你倒是慣會安慰人的。”

清歡有氣無力的笑諷老友,“也罷,隻要山海百姓安樂,我們一輩子困在這空青山也便認了。”

梵九看著清歡悶著頭,隻好捏法變出一件豆綠合歡花樣的流蘇裙來:“彆垂著頭了,渡周大會結束後,便是第五任新王繼位大典,你回去和水蘇姑討教討教禮節,新王是我的二兄長,為人向來板正刻冷,你第一年前去朝見萬不能出了岔子。

這衣裳是我托人裁剪的,你就穿這個去,素淨也不顯眼。”

“新王上位?

這種慶典忍冬堂不是向來不參加的麼?”

“那是之前的王上都忌憚忍冬堂的禁令,這個新王並不讚成,所以便要求忍冬堂也派人來。”

清歡感到些許欣慰,淡淡一笑接過:“謝啦,這幾日我忙的焦頭爛額,也就你會為我操心這些了。

你說,你身為宸淵氏小殿下,會不會有一天輪到你繼位山海啊?”

“···我可不想啊,我隻要我的天高路遠,自在生活,纔不要做什麼王呢。”

梵九爽快攤開手,眼中閃著嚮往大千世界的光芒,“不過你放心,我兄長可是位難得的才俊,呃...自小就被眾叔伯看好,如若不出意外,統治千年萬年是冇有問題的,在他手裡,山海不會吃虧的。”

清歡撫著衣裙,睏意襲來,便道彆回了堂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