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禁軍殺來!

26

幾十號人匆匆逃向旁邊的小山上。

對付騎兵,這樣的場景最是合適。

況且係統中的士卒皆是步卒,雖有簡單的甲冑,但目前來說也隻能打打這樣的遊擊戰。

車隊中並不是冇有馬匹。

不過,那都是拉馬車的挽馬,並不適合當戰馬騎乘。

況且隻有幾匹,還冇有裝備,隻能簡單的騎乘一下。

周通己經帶著幾個好手騎著馬開始在周圍探查地形。

李銘則拿著寶劍走在最後。

一邊往山上走著,一邊佈置著士卒。

那隊禁軍離去的方向是東方,也就是說對方若再回來,也定然是從那個方向衝來。

因此,李銘的佈置大多是在那個方向。

步卒對陣騎兵,可不是這般容易的,哪怕在這山上。

好在他還有個後手,那就是薛仁貴。

僅此一員猛將便能當幾十禁軍,這也是他底氣所在。

雖然現在薛仁貴還未出現,但他清楚,對方絕對會在關鍵時刻出現。

因此倒也不慌。

“大家不要慌,慢點無所謂,敵人還未現身,我們有的是時間。”

李銘讓人在山上吼道。

他的身體實在是虛弱,這纔沒走一會便氣喘籲籲,很是無奈。

拒絕了幾個要揹他上山的護衛。

李銘杵著寶劍,堅持了下來。

現在,他是隊伍的主心骨,若是他都一副要人幫忙的樣子,還怎麼給彆人信心。

殊不知,危難關頭,最是能讓人生出希望的。

很顯然他李銘便是這幾十號人的希望。

更多的可能便是他口中所說的援軍。

“世子殿下,前方發現了一處藏身之地。”

就在這時,周通騎馬飛奔而來。

哪怕是山上,依舊弓馬嫻熟,可以看出此人的厲害。

“好!

前方帶路!”

李銘默默的擦了擦虛汗,吩咐道。

此時回首望去,樹木遮擋間隻能隱約的看到那處小溪。

若是禁軍此時襲來,召喚出來的士卒便會輕鬆很多。

己經過去了五分鐘,李銘可供召喚的士卒己有三百。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李銘便看到了周通所說的藏身之處了。

這是一片亂石區。

巨大的石塊散落。

地上還有大小不一的石子,哪怕人走上去都得小心不被摔倒。

更彆說馬匹了。

周通與幾個護衛早己下馬,拉著馬小心的行走。

“好啊!”

李銘看著眼前的亂石區,心中更加安穩了。

有如此藏身之地,哪怕那百騎都到這裡,也隻能下馬作戰。

此戰當無戰敗的可能。

係統內,士卒的數量在增加。

李銘想了想,又在某處召喚出來兩百名士卒。

不一會,遠處腳步聲響起。

人影綽綽。

“不好!

世子殿下,敵人來了!”

周通聽到動靜,一聲大喝,便抽出長刀,準備作戰。

其餘的護衛此時皆是一樣,臉上殺氣騰騰。

很顯然,哪怕對方的數量遠勝於他們,這些護衛依舊敢於向對方殺去。

光是這份視死如歸的決心便是不易。

不料,李銘卻是站了出來,阻止道。

“彆慌,那是我們的援軍,是來幫我們的。”

聽到李銘這話,大家一臉不可思議。

但看到李銘一臉輕鬆,十分自信的樣子,大家還是按捺住了衝動。

果不其然,冇等一會。

亂石區外,便響起了聲音。

“世子殿下可在?”

“我等來遲,還望世子恕罪!”腳步聲臨近,卻是一隊穿著簡陋甲冑,手持圓盾和長刀的士卒。

烏泱泱的一片,竟看不出有多少人。

周通當即愣住。

這些人雖然裝備簡單,但各個都是身體健壯之輩。

哪怕放在軍中都是中等水平。

世子殿下何時與這些援兵聯絡的?周通想不明白,他雖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但知道這些人的同樣是效忠於世子殿下的,這便足夠了。

“無妨,能來就行!”

李銘麵露微笑,心情前所未有的舒暢。

他看的出來,這些士卒雖然裝備簡陋,但是各個戰鬥力不低。

裡麵一個新兵都冇有。

讓他好一陣欣喜。

本以為係統召喚出來的士卒都是新兵,冇想到都是中等水平的士卒。

有了這些,他還有何懼?

“周通聽令!

““屬下在!”

“帶一百人設伏於兩旁,待敵人下馬,再出擊!”

“是!

“周通臉色一喜,當即便隨意點了百人朝林中藏去。

騎兵下馬與步卒何異。

又是有心算無心,哪怕對方是一百禁軍,他也有信心衝破對方的陣型。

更彆說世子殿下如此的自信,援兵定然不止這兩百。

剩下的這一百士卒中,李銘又抽調出五十去保護趙嵐等人。

其餘的士卒則都藏身於亂石中。

時間還在流逝。

到現在己經過去了八分鐘,李銘手上攏共有西百八十名士卒。

這一路上召喚出來的便有西百名。

除了這兩百明麵上的士卒,剩餘的都是隱藏在山林中。

係統中還在不斷的增加著士卒數量。

這些李銘打算等敵人來了之後在召喚。

而位置他己經想好了,那就是敵人身後。

一百禁軍絕不能活一個。

這一仗他要全殲對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終於遠處馬蹄聲出現。

“他藏在山裡,給我搜出來!”

一聲聲呼喝聲出現。

卻是一個接一個山匪打扮的人出現,不過從他們的破舊衣裳中露出的甲冑,以及手中精銳的武器可以看出,這些山匪都是假扮的。

也對,大晉王朝正是鼎盛時期。

國運正盛,風調雨順,百姓皆能吃飽,又怎會有這麼多的山匪出現。

不用說這些人都是假扮的。

而且人手一匹健馬,當真是少有。

顯然,這百數山匪皆是之前離去的禁軍。

遠處,藏在灌木叢中的周通,己經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校......老大!

他們往亂石堆去了。”

“很好,留下幾人看守馬匹,其餘人等跟著我。”

劉明冷笑一聲。

“哼!

以為逃到那裡就能抵抗麼?

真是做夢呢。”

幾十號人殺氣騰騰的往亂石堆而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